新闻媒体
医患关系研究
当前位置: 诠医通患者教育首页 > 医患关系研究 > 医患关系研究|人血馒头!一个孕妇和100万医疗赔偿款

医患关系研究|人血馒头!一个孕妇和100万医疗赔偿款

发布时间:2018-06-12 18:53 作者:诠医通患者教育

【一】

 

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白馒头。

 

此刻,她浑身插满管子,嘴里打着呼吸机。只有监视仪上跳动的心电波,和输液管里缓缓滴下的殷红的鲜血,才能证明她还活着。

 

每隔1小时,护士会来看望她一次,为她整理下管子。似乎知道她很在意“仪态”这件事。

 

“女,38岁,怀孕5个月,在私人诊所堕胎时,子宫破裂大出血,DIC。现呼吸机机械通气,输注全血400ml,心率稳定,无自主呼吸。家属在监护室门外,……记得找他签住院须知。”管床医生交代。

 

“都住院第3天了,怎么才刚签啊?”护士没反应过来。

 

“之前送她来的那个,是朋友,不是家属。老公刚从外地赶过来。”

 

“那,小孩是谁的?”接班护士有点八卦。

 

“嘘!等会儿,你和家属谈话时,要注意点分寸。”管床医生压着嗓子说。

 

“嗷嗷嗷。太离谱了。我怎么跟他说!尽留这样的麻烦事给我。”护士嘀咕。

 

“我请你吃好的,成不!……再吃下去,你该胖得,找不到男朋友了……”

 

护士抬手做势要打。医生一哧溜避开。

 

“唉。”护士怜悯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她。然后,走向监护室的大门。

 

门外,一个男人倚墙蹲着。面色黎黑,衣服陈旧。

 

“你是崔xx家属吗?”

 

“是是。崔XX,咋样了?”

 

“不好,随时有生命危险,你要做好思想准备。你是她老公吗?来这里签字。签完字,去补缴住院费。”

 

“要缴多少啊?”他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名字,突然打了个颤。

 

“先缴5万吧。”

 

“……没那么多钱。”

 

“你现在有多少先缴多少。赶紧去筹钱。她的治疗用药等,需要的。”护士接过住院须知,说。

 

他“唉!”地长叹一声,又蹲到地上。

 

护士拔脚想走,又停住。嘴巴张开,好像要说什么。但只是顿了顿,走开了。

 

 

【二】

 

 

他想起家里那间破瓦房,后园几棵不值钱的杂树,还有前年看病欠的债。心里更堵了。

 

回家的车费都不够。他不由生出一些悔意,真不该来这一趟。

 

他早就当自己没有婆娘了。崔XX出来打工10年,也没寄回什么钱。这几年春节,都没见她回来看看自己,陪陪孩子。

 

但生死这么大的事,总要给儿子一个交代。

 

想起结婚时,崔XX一身红衣裙的俊俏样。还有,两人辛苦一年,到除夕蒸一锅白馒头……他鼻子一酸。没有眼泪。

 

去哪儿筹钱呢?

 

他摸出口袋里的N手机。有一条未接来电,“上海孙”。婆娘说过,这是她在上海的房东。也是他打电话,通知崔XX遭事了。

 

“喂,……孙大哥,……是我。……有件事想求你帮忙。……行,我在医院门口小吃店等你。”挂掉电话,他疾步走着,“这孙大哥,太积极了吧?”

 

 

【三】

 

 

医院门口车来车往。他坐在马路沿上,耷拉着眼皮。

 

等了约莫1小时,迎面驶来一辆电动车。男人个头中等,头半秃,腰部耸起,好像顶着个球。

 

男人走近,拍拍他肩膀,说话声音倒很洪亮:“你是崔XX那谁吧!”

 

“是是!孙大哥吧?”

 

“吃饭了没有?一起吃点儿吧。”孙大哥领着他,走进小吃店。

 

一碗面条,一瓶啤酒,两个素菜。孙大哥点起烟,看着他狼吞虎咽。烟雾缭绕里,孙大哥的眼睛被呛了一下,辣出一些泪。“崔XX是个好女人……”

 

“嗯……”他埋头吃面。不够辣,味不够正。“孙大哥,崔XX,她命不好。那杀千刀的医生在哪里?等我找到他,要他偿命。”

 

“兄弟,这事有点难办。崔XX去做手术,那是给医生立了生死状的。人开始还不愿意做,收了8000块,才同意呢。”

 

“啊?就这么人也没了,钱也没了?”他急起来。

 

“我打听了,那小诊所确实有问题。按规定,不能做人流手术。崔XX被他搞成这样,总要给个说法。……我认识一个搞法律的。他说,人搞成这样,如果定上罪,搞不好能赔到这个数。”孙大哥竖起一根手指头。

 

“1,1万?”

 

“100万!”孙大哥愤愤。

 

“啊!这,要请孙大哥帮忙呀!”他摸摸索索,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,给对方点上一根烟。

 

 

【四】

 

 

孙大哥在饭店摆了一桌,招待几个朋友。

 

他知道自己平时爱逞强,仗着早年在单位跑过几年供销,着实浪荡了一阵。

 

这一顿,他也喝得酒酣耳热。到家门口,吐得翻江倒海。勉强进门,一跤,斜躺倒在床沿上。

 

胃里的酸楚加脑内的眩晕,让他哼唧起来,“崔XX,来,扶我一把。”没人答应。

 

一年前,也是喝醉酒。他回到家,烧心、难受,吃了两口她的白馒头。然后,糊里糊涂上了她的床。

 

他想过,崔XX一定使了计。专挑自己喝醉的日子,穿那条紧身红裙子,端着馒头出来。

 

不过,多出个烧火做饭铺床叠被暖被窝的,自己好像也不吃亏。

 

两人就这样搭伙过上日子。

 

一直到那天,崔XX说怀孕了,找他要主意。孙大哥着实吃了一惊。

 

孩子是不是自己的,他吃不准。

 

亲戚也都劝他:“这种外地人肯定是想怀孕,借小孩上位、要户口、抢你家房子。”

 

他一直劝崔XX打掉孩子。她坚决不肯。

 

眼看快6个月了。他答应“打胎的钱我出,再给你1万”。崔XX同意了。

 

谁料想出这么个幺蛾子!

 

既然律师说,官司赢面很大,赔偿只多不少,他又生出些怅然:这人呀,难免会遭事的。

 

 

【五】

 

 

孙大哥带人,到小诊所闹了大半个月。

 

然后,法院开庭。诊所医生被判刑,医疗赔偿也下来了,100多万。按照植物人的标准给赔的。孙大哥按约定,逐一给兄弟们、崔XX的儿子老公,发了红包。

 

“大家辛苦。”为让崔XX撑到官司结束,孙大哥和家属轮流到医院重症监护室外守着。

 

“医生,我们没钱,特别贵的药就别用了!但你们一定得让她吊着这口气!”

 

崔XX确实不错,直到钱入账,才断的气。

 

老公、儿子,家里一众亲戚,私下都说:真是个好女人。

 

那天,医生出来宣布死讯,崔XX的老公低头蹲着,一句话没说。

 

倒是孙大哥哭了一场。后事,也是他张罗的。

 

下葬时,孙大哥执意要在墓前供一盘馒头。

 

做人流那天,她特意早起,蒸了一锅白面馒头,“今儿还不知道几点回家。把饭做好,回家就能吃上。”


推荐阅读
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医患沟通不畅引起的无痛人流投诉案例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患者教育到位,对医生的理解就提升了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警方击毙劫持人质医闹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患者投诉的接待与受理技巧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医闹大闹医院,医护集体请愿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“医闹”与女教师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从医患关系,浅谈私人医生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公安机关首次明确的将“医闹”定性为黑恶势力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怎样正确处理医患关系,如何避免医患纠纷
  • 医患关系研究|医患关系怎么了?
  • 上一篇:医患关系研究|“医闹”与女教师

    下一篇:已经是最后一篇了

    cache
    Processed in 0.003634 Second.